小小书屋>仙侠修真>断琴长歌>第六百八十八章 骨肉(十一)

谈及诅咒此人,旁人的心中或许最先想起的是当年那场极为震撼的九神之战,以及后世有关这诅咒的许多传闻,多是丧心病狂,叫人闻之生畏。

而对于竹词跟故绪来说,在当年与疏光交谈过之后,对于诅咒的映像已然是有了很大的改观,不过第一想起的,仍旧是当年的那场九神之战,而后心中涌现的,则是对于那只金色巨蛟半神之境修为的震惊。

九神之战实际上是九个半神之战,在当初的那个年代算是极为轰烈,而且造成了很大的灾难,许多种族都被那场战斗所波及,或是自此变得数量极少甚至于是直接灭族,或者是因此而血脉发生变异,甚至于是退化。

当年那九个半神,各有尊号,除了尊号为“诅咒”的那位半神至尊之外,还有着另外的八位半神至尊,只是千万年过去后,那另外八位半神至尊的声名是远远不及那一位“诅咒”的响亮,而且是有大多数人的尊号都已然是流失,如今已然很少人知晓了。

“诅咒”的声名可以流传到千万年之后的今时,并非完全是因为这个人的心狠手辣,以及那惹得许多人对之恨之切的同时又是不觉对之有着淡淡惋惜与怜悯的故事,“诅咒”当年即便是在死后,也留下了许多的东西,并且对于后世许多东西都有所影响。

就比如在雪神域所隐藏颇多的那些有关咒术的书籍和秘法,还有许多纸符,那都是当年“诅咒”所存留下来的东西,而且她的东西也极好辨认,也正是因得如此,“诅咒”的生命似乎也是在以另外的一种方式在逐渐继续生存在这个世间。

“诅咒”的东西,大多数都留存在雪神域之中,而雪神域对于如今世上得所有人来说,都是一个极为危险也极具吸引力得地方。

不过世人对于诅咒这人的印象会如此,其实只是因为当年有人有意为之罢了,其实这在许多后世人口中心狠手辣的半神至尊“诅咒”,也不过是一个寻常女子罢了。

万年之前九位神在雪神域中大战,死去的其中一位神在雪神域留下了许多的东西,而后人们多少从那里所取出来的属于那位近神尊者的东西,大多是一些奇怪的符咒,而那些符咒往往也都带着一种极为恐怖的诅咒,无法轻易破解,或者说是根本就无法破解。

而至于当初那九位近神至尊大战的原因,大概是其中两位的感情纠葛,结果却是牵扯了九个人,那九个人是那个时候整片世界上最有希望进入神界的人。

但是他们却全部死在了那一次大战之中,而且那时候五界中的人,若是修为与神念都达到了神级水准,就可以突破界限到达神秘的神界去,并且到了那个时候他们也都可以有自己的尊号,而九位神之中有着一位的尊号,就是诅咒。

万年之前的九神之战十分震撼,他们选择把战地放在雪神域中,可是最后还是波及到了其他的五界,那个时候妖界许多族群都几乎灭亡,甚至于有的族群是已经灭亡不复存在,那九位神到底为什么大战,外人只是晓得因为其中两个人的情感之事,再细一些,就没人知道了。

但是其中那位尊号为诅咒的神,知道的人可不少,这位神是一位女子,她本是一凡人,后来与仙界一尊者相恋,可是凡人的寿命不长久,她机缘巧合间,得到一位魔尊的传承,从人变为魔,之前因为一直在纠结人仙之隔的她,才觉得自己终于有了一次与他平等相处的机会。

哪知仙魔两界一向关系不好,与她相恋的那位仙尊,许多友人甚至于是他曾经最爱的人就是死在魔界人的手中,对于魔界是恨到极处,而且他本就是心中先有了其他的人,相比之下,自然是那已死之人的地位要高一些。

所以,那仙尊并未有甚么犹豫,就是将那女子给遗弃,那女子自然是十分不愿意相信那一切,可惜最后自己钻了牛角尖,也与那魔尊的传承有一些关系,她后来消失了一段时间,再出现时,却是出现在那仙尊的面前。

那仙尊自与那女子一刀两断之后,才发觉自己其实心中对她还是一直放不下,只是也一直走不出当初友人与挚爱之人全部死在魔族手下的魔障,他无法去面对如今所爱之人竟是魔族之人,可是想想当初对她所做的那一切,自己竟是发觉又失去了去寻她的勇气。

只能一人独自在住处终日醉酒,那女子再次出现的时候,就算是他也已经不认识她了,而那女子再次出现的第一件事情,却是将那位当初抛弃她的仙尊残忍杀死,还囚禁了魂魄,不许他转世再生。

后来这女子做了甚么,别人也不知道了,只知道她再次出现的时候,用来囚禁那位仙尊的项链不见了,而她的修为也是飙升,甚至于是直至那神位的修为。

而那个时候她给自己的尊号,就是诅咒。

那位名号为诅咒的神她所制作的咒术,除了她自己没有人能解得开,不论效用如何,所能表现出来的,就是手腕处所生出的一朵彼岸花,等到彼岸花花成的时候,就是咒术所附身之人的死期。

其实说是九神之战,也其实可以说是半神之战,因为在那个时候那些被尊称为“神”的人,其实只是修为和神魂抵达了入神的资格,但是却并未历过升神劫,无法真正进入神界,也无法真正成为一个神。

但是即便是如此,他们的实力却也已然是可以与神相提并论,毕竟如今的世上并没有神了,当初的那九个人,便是巅峰,


状态提示:第六百八十八章 骨肉(十一)--第1页完,继续看下一页
回到顶部